奇姓人生】假警官、假太太 真的不假 全台唯一「假」戶人家


奇姓人生】假警官、假太太 真的不假 全台唯一「假」戶人家

記者楊久瑩/專訪

假博士、假警官、假老師…,這戶人家,不管做什麼事,總是被人家冠上一個「假」字,可不是他們愛作假,而是祖先送給他們一個特別的姓氏︰「假」。

家譜為證 如假包換

「全台灣,就我們這一戶姓假!」假月松拿出自己和家人花了足足兩年,從圖書館及戶籍史料整理成的「假氏家譜」,證明「真的,不假!」全台灣就只有「五個半」人姓假,他自己、四個孩子,外加老婆,統統在他們家。

每次出門,夫人總被調侃是「假太太」,假先生則開玩笑說:「真的太太在家裡!」警界退休的他,過去常常得拿出身分證解釋,「我真的是『假』警官!」在國外擔任教職的女兒則老被叫「假博士」。

為了這個「假」姓,假月松和家族的人可是吃足了苦頭。從河南、江蘇遷徙到湖南的假氏祖先中,曾有人在部隊擔任軍官,因為制服上繡了「假」姓,被憲兵誤認是身分造假,抓去關禁閉;後來,又遇上中共整頓地主,假姓家族在中國又遭迫害。

民國四十年,假月松輾轉從香港調景嶺難民營逃到台灣,以依親身分投靠屈姓友人,改姓屈,直到台灣政府正視難民改姓問題,受理恢復姓氏,他成了台灣第一位戶籍登記姓假的人;萬萬沒想到,改回假姓卻是他災難的開始。

民國四十三年恢復姓假後,假月松決定報考中央警官學校,到了考場竟找不到座位,問考官為什麼?只得到四個字「無可奉告」。問了警政署保防室,得到的答案還是「無可奉告」。假月松忍不住拍桌叫罵,才知道從改回「假」姓的那一刻,特殊的姓氏引起政府單位注意,他已被警備總部鎖定為「匪嫌」。

假月松不斷與政府單位溝通,表明自己坦蕩蕩、只希望能改回祖先的姓氏,第二年終於同意讓他應考,也順利成了警官,但匪嫌與難民的身分依舊緊跟著他,讓他在公職路上吃了不少苦。

假月松說,姓氏是父母給的,他無從抱怨,在中國還有兩個假家莊,約有一百戶、一千人姓假,在台灣,就他們這一戶。「跟太太結婚時,我希望太太能生一打孩子,雖然沒能如願,但至少從一人姓假,變成了五個!」

82歲假月松 幫獨子徵婚

隨著台灣愈來愈民主,幾個孩子已不必再像他一路受盡委屈,高齡八十二歲的假月松公開幫唯一的兒子徵婚,希望四十歲的兒子能早點成家,好讓他親自迎接新生代、享受含飴弄孫之樂。

總分: 0 ,平均: 0 ,給分: